my贺贺

虽有遗憾,并无后悔。

【邰方同人】骨头汤(完)

Zucker:

注:电影版心理罪同人,与原著及其他衍生人物设定无关。

 @画饼使我快乐 的点梗,越写越愉快。邰队和方木真是太可爱了。教打架什么的下篇再说~ 首页请吃我安利!邰方超萌!

正文:

从蝙蝠岛回来正赶上邰伟休假。当晚他囫囵洗了个澡,倒在床里蒙头大睡,睡到日上三竿,才猛地清醒过来,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,梦里的场景在触及光线的一刻迅速离他远去。他慢慢擦着汗起身,在床头摸索。手机果然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。

一连半个多月的侦查消耗了他太多精力。邰伟生活一向刻板自律,很少有睡到这么晚,又处于失联状态的情况。

他用手掌搓了搓脸,给手机连上电源,去厨房转了一圈。回来时端着碗泡面,发现手机开机,蹦出了一条信息。

「邰队 我想请假  ——方木」

消息是昨天晚上的。邰伟皱皱眉,本来挑起来的一大口面又连着叉子扔回去。

「请假?你怎么了」邰伟回复道,心说昨天还一副信誓旦旦拯救世界的样,今儿就想偷懒了。

直到邰伟面吃完,又收拾了厨房,方木也没回他的信息。

电视开着,新闻已经在报道他们昨天侦破的案子。邰伟拨了个电话过去,方木却关机了。邰伟心里隐约有不好的预感。新闻里正在依次介绍血案受害人,邰伟看着照片里陈希年轻微笑的脸庞,有些恍惚。

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提示音再次响起。邰伟坐不住了。

刑警队的人看见邰伟都见怪不怪。虽然知道他休假,但这人放着好好的假期跑回来工作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*

“邰队?”罗艺一回头,被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的邰伟吓得呛了一下,咖啡溅得满桌都是。“您怎么回来了?”

邰伟取了枪套别在腰间,眯起眼睛冲她桌上点头,“留神你那报告。”

罗艺回神,急急忙忙抽纸巾擦干。

“方木今天来了吗?”邰伟问她。

“方木?没啊,没看见。是不是在乔姐那。”罗艺对着报告龇牙咧嘴,“法医组今天接了新任务。”

邰伟点点头,出了门往鉴定室去。乔兰值班的助手见他来了,递给他一次性手套和口罩。

“泡烂的,女性,20到25岁,性征全部被割掉。”

门一开,扑面而来的腐烂气息还是把他冲了一下。邰伟示意助手关门。

乔兰正贴着尸体表皮切下一小块组织放进器皿里,头也不抬,邰伟能感觉到她在口罩后面笑了一下。

“你这就闲不住了?是不是破了最快回队的记录啊。”

邰伟把镊子递给她,站得离手术台越远越好。“你还算这个呢。”

“我们可打着赌呢。赌你休假在家最多能熬几天。昨晚联系不上你,还以为你这回真要好好享受假期了。”

“昨天晚上手机没电,自动关机了。”邰伟说,“方木今天没来?”

乔兰说,“胳膊脱臼了。说是在蝙蝠岛摔的。”

“摔的?”邰伟回想他们从孟阳手中抢下小女孩的时候,方木的确被孟阳甩了出去。当时情况危急,方木死死抱着那女孩,直到罗艺她们到了,邰伟都完全不知道他受伤了。

“怪不得跟我说要请假。”

“我已经给准了。”乔兰说。

“你准了?”

“他联系不上你,就打了我电话。昨天在医院处理了一下,回家歇着去了。”

“嘿——怎么没人告诉我啊。”

乔兰抬眼瞟他,“告诉你干嘛啊。方木这半个月经历了,”她顿了顿,转过头去,手上分毫不抖,声音却有些颤抖。“也累坏了。你让他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邰伟点点头,沉默了一会儿。

乔兰采集完皮肤样本,又采集毛发,“你不是来找我闲聊天的吧。”

邰伟摇头。“今天在新闻里看见,陈希——”他欲言又止。乔兰闻言神色黯了黯。

“你怕方木还是走不出来?”

“他手机关机,信息也不回。”邰伟说,意思已经很明确了。“这小子,他还太年轻。经历这些事,我怕他扛不住。”

“你不会又想说他不适合做警察,就想把他打发了吧?”乔兰隔着操作台抬头望向他,“昨天是你亲口对他说他及格了。”

邰伟不置一词,乔兰心下了然。“你应该给方木多一点信心。”

邰伟眉毛拧在一起,“怎么给。”

乔兰将仔细清理过的软骨组织小心翼翼地排列在操作台上。

“伤筋动骨一百天。医嘱会说,多喝骨头汤。”

*

方木醒的时候是下午,他的百叶窗严严实实地拉着,只从缝隙里透进一两道橘红色的光线,铺洒在地摊上。床边倒着两只啤酒罐,还是上次邰伟来他家里揪他时买多的,被他昨晚喝着喝着就光了。他爬起来去卫生间,瞬间的眩晕让他跌了一跤,手肘传来尖锐的阵痛提醒他昨天受的伤。

陈希死了。这件事重新冲出了他脑海深处的疼痛潜伏区。再也没人会那样看着他笑,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她都明白。他重新变成了一个人。

路过书桌,他伸手把夹着陈希照片的相框扣了下去。

这种疼痛永远不会结束。

单手解裤子费了他好大的劲,这边刚掏出来对准马桶,门铃就响了。方木叹了口气,忍不住翻起白眼。

他把门开了个缝,邰伟的手悬在半空。

“邰队?”

邰伟一手提了满满一大兜菜和肉,看得出来有点沉。他解开了外套,腰上的枪套若隐若现。方木开门让他进来,有点傻眼。“我发了消息...请假。”

“我看见了。”邰伟目光矮下去,方木登时想起自己裤子正脱到一半,捂着裆转身进了厕所。等他解决了燃眉之急,出来正看见邰伟在往他冰箱里塞吃的。

“邰队——”方木盯着他后脑勺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以后有事只能跟我请示,”邰伟头也不回地说,“不许失联。”他好像很满意于把方木冰箱的冷冻层填满似地,关上了门,回过身来,拿起餐桌上的手机递给方木,“充电去。”

方木按了按屏幕,没电了。

“昨晚我打了电话,是你关机。”方木说。

邰伟盯着他。

“以后我二十四小时开机。”他说,“不会再让你联系不上。”

这话有些奇异的威慑力,却也带着莫名安抚的成分。方木捏着插头的手顿了顿。邰伟跟着进了客厅,看到书桌上的相框,扶了起来,没有说话。

“我就休息两天,后天就归队。”方木说。

邰伟已经脱了外套,卷起袖子,拎着垃圾袋把方木床边地上的酒罐一个个捡起来扔进去。“不着急。慢慢养。”他捏着其中一只罐子道,“既然吃着药,就给我少乱喝酒。”

方木躲闪着那灼人的凝视。“知道了。”

他没体会过当儿子是什么感觉,但多少觉得眼前的场景相似得有些滑稽。邰伟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他的围裙系在腰上,在他的厨房里架起汤锅,用热水焯新鲜的猪骨棒。

“邰队,你有儿子吗?”方木没夹板子那条胳膊靠在门框上,莫名其妙地笑起来。邰伟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没有。怎么着?”

“没怎么没怎么。”方木赶忙连声,露齿道,“就是你这厨艺.....真是够娴熟的啊。”

邰伟笑了。“我也就偶尔一做。”他回头上下打量方木,转而专心处理他的骨头,“单身汉不会做饭可是得饿死。不能像你们年轻人一样靠外卖活着。”

“哦。”方木干巴巴地接茬,“你这就把天儿聊死了。”他盯着邰伟切菜的手,“别放姜!”

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我烦那味儿。”方木说。

邰伟看着他,一抬手扔进去一小把姜片。“那也得喝。”

*

等邰伟把几个菜折腾上桌,骨头汤也差不多炖好,就已经到了六点多。方木早就闻着味儿洗好了手坐在桌边等。邰伟笑他得亏不是个左撇子,否则这饭没法儿吃了。

方木脸挨着浓浓的骨汤碗,贪婪地深吸一口气,苍白的脸上顿时有了点血色。邰伟夹了一筷子牛肉,看见方木一张脸闷在碗里的样儿,笑了出来,肉也鬼使神差搁在了方木米饭上。

“邰队,”方木的声音从碗底幽幽传来,“你教我拳击吧。”

“拳击?”邰伟看着他乱糟糟的头顶发旋,“你学这干嘛。”

方木不说话,专心致志喝汤,专心致志吃肉。天黑了下来,邰伟把餐桌上悬着的橙色吊灯打开,一边吃一边看新闻,竟然有种温馨的感觉。等新闻看完了,抬头看见方木正盯着他看。

“吃饱了?”

方木摇头,拾起筷子又开始吃。邰伟看了他半晌,道,“你真想学?”方木闻言眼睛亮了起来。

“当然想。”

邰伟扒了口饭,“也行。得等你这胳膊好了再说。且养着呢。”

方木头点得像个弹簧狗。

“医生说行了,你带着医生的证明到健身房来找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不许造假。”

“绝对不会。”

“......成。”

方木笑起来,脸颊上浮起一个浅浅的笑窝。“谢谢邰队。”

邰伟不看他。

“出息。”


Fin.



神起家de小巫仙:

被霆哥用这种眼神注视着,我大概能怀孕

点点de星辰:

光哥出场时30岁,81年的

方木出场时21岁,大学生

年龄差、肤色差,糙汉x小嫩草,用胡子扎你脸蛋,扛起来就跑

热血青年VS高智商

突然get到这对,好带感啊啊




詩控逃不過幼馴染的魔咒:

【微博背景 & 版頭banner】既然大家都收到喜帖了~就來參加wedding吧!^_^

镜:

“……我是不是可以,不等他了。”

水蒸汽_VAPOR:

20170618心理罪发布会,我的峰峰,我的方木,我的小心心都给你。5P更新。